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活体战舰 > 547 危机

547 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柏承诚让楚天舰队驻扎的星域,正好是楚天帝国跟博鲁共和国和祁雅联邦的交汇处。
  盾牌南十字旋臂,跟银河其他旋臂的外形基本上都一样,长长的弯月形。盾牌十国,就如十个大小不同的不规则的弯月形积木,交错搭起整个盾牌的框架。
  盾牌十国,最靠近银心端的,就是楚天帝国。祁雅联邦的最前端,比楚天后收有六百多光年。两者共同延申有一千多光年之后,博鲁共和国其楔入进来。再往后延申一千五百多光年,就到了楚天的末端。
  到了这里,先后有哥庭,银南,玛雅,亚马逊等国从旋臂的山下左右楔入。这四国拉得更长,从哥庭的最前端到玛雅的最后段,绵延有两万多光年。旋臂的最后部,由河西国,天圣国和拜雪教组成。
  楚天的领土体积,在盾牌十国中排名靠后,但也长达三千多光年。整个猎户旋臂的长度,也就一千光年左右。而且,楚天的直径,也比猎户旋臂要大。也就是说,单单一个楚天,就比全猎户各国加起来的国土体积还大好几倍。
  别看楚天的国土在盾牌旋臂不是很大,但其战力,却一直高居榜首。有人曾说楚天完全有能力一统盾牌旋臂,但楚天大帝却一直没这个想法,更没这个举动。
  也正是因为楚天强大战力的威慑,所以楚天人在盾牌世界各地,都可以昂首挺胸,无比自豪。对应的,就是无人敢欺侮。
  楚天实力强大,按说对各国都不是威胁,因为楚天人有良好的道德素养,不玩卑劣手段,不主动欺负别人。但实际上,其他任何国家都将楚天当作最大的威胁。
  当权者都是这样,从不将自己的尊严和安全,寄托在别人善良上。或者说,他们并不相信楚天的善良。
  楚天要真的善良,就不会那么霸道地要求所有涉及楚天人的案件,都必须到楚天审理了。楚天人认为只有到楚天审理,才会有真正的公正。但他国国民却绝对不那么想,你就是再公正,他也认为你楚天偏袒本国国民。
  坚决拒绝吧,自然是可以的,只要你能承受得起楚天疯子的疯狂攻击。楚天可以为了本国一个卑微国民的一点小委屈,就不惜发动死伤无数的惊天大战,一直到打到你让步,或者你被灭国才罢休。
  死伤无数将士,只为一个小国民的一个小案子,值得吗?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不值得,但楚天人却认为天经地义,因为这是他们的原则问题。
  也正因为他们是从原则角度出发,而其他国家会从利益角度去考量,所以其他国家就必须让步,谁都不愿为了一点小事而打得血流成河,损失惨重甚至有可能被灭国。
  如此楚天,自然是谁都不喜的,虽然他为整个盾牌抵御鹰魔之灾而功勋盖世,牺牲巨大。没有楚天的顽强,鹰魔说不定早就吞没了全盾牌。
  如今的局势,可以说是盾牌其他九国最喜欢看到的。
  第一,称霸天下的楚天被打残了,战力十不余一。
  第二,能战胜鹰魔的舰队出现了,且他们并不吝相关战舰技术的分享。
  也就是说,人们对于鹰魔,不再那么绝望了,即使很多鹰魔巨堆已经从楚天防线之外侵入到了其他国家。他们获得相关战舰技术之后,在不久之后,完全有把握击败,剿杀,驱除鹰魔。
  还有,柏承诚的出现,使得那些已经鹰魔毁坏的生命星球恢复有望。两大利好,使得盾牌世界人们的信心大震,都觉得胜利在望。
  总有那么一些所谓高瞻远瞩者,在还未取得对鹰魔的彻底胜利之前,就开始考虑鹰魔之灾后的盾牌局势。
  什么局势?自然是关于楚天的。盾牌尾端的三国,基本上没遭受鹰魔之灾。之所以派兵参与诛魔联军,是出自唇亡齿寒的危机。
  中部四国,遭受鹰魔之灾不怎么严重,而且是在近几十年才遭受鹰魔的直接入侵。所以战力上,基本无损。
  前端楚天之外的祁雅联邦和博鲁共和国,遭灾仅次于楚天,但损失却不到楚天的百分之一,因为楚天疯子一直在拼命,不惜一切地将鹰魔死死地挡在了楚天境内一百余年。直到鹰魔学聪明了,从楚天被压缩到不到五百多光年的方向之外绕道,祁雅联邦和博鲁共和国才开始直面鹰魔。
  既然鹰魔的威胁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或将消除,那么,楚天呢?被说是楚天的直接邻国博鲁和祁雅,就是其他七国,也不怎么愿意楚天恢复原来的实力,不然还得憋屈地接受楚天那条霸道条款。
  这就是柏承诚和夜歌勐要求楚天舰队退出战场,驻扎到他们制定星域修养的根本原因。
  道德观太高尚的太子殿下当然不懂,他怎么都不好意思让柏承诚的人去为楚天拼命,而他自己的人却躲在后方享福。
  雨无双不懂,是站位太低。
  柏承诚能懂,并非他比太子梦鸿界和雨无双高明,而是他的道德观没那么无私,且人生经历里遭受过数次卑劣的算计,还因为华坤麟的影响,加上此时在夜歌勐脑子里的意念波感应器。
  面对梦鸿界的质疑,国相夜歌勐自然要释疑。但不管他怎么说,梦鸿界都不愿接受,因为这不符合他心中的道德标准。
  柏承诚失笑,“你们皇室一向都是这样的?”
  梦鸿界非常坦然,“对呀,有问题?”
  “呵呵,问题大了。”柏承诚疑惑地看向夜歌勐。
  夜歌勐才懂柏承诚这话的意思,连忙解释道:“您放心,我不可能专权,也专不了权。楚天大帝绝对不是木偶,不是神龛里的塑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