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刑名师爷 > 第174章 绝尘小女子

第174章 绝尘小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楚对那老者低声道:“老人家我是县衙刑名师爷调查这件命案麻烦你退开等我勘验完毕确定案件性质之后你再领回尸体办理丧事好吗?”
  
      海大山抽噎着点点头站起身退到一边依旧低声哭泣着。
  
      孟天楚蹲下身解开死者衣衫对尸体进行初步体表检查现尸体口鼻处不断有白色的蟹沫样泡沫溢出堆积在口鼻处这是溺死的常见征象尸斑浅淡四肢皮肤呈现鸡皮样身体表面没有其他明显伤痕初步断定系溺死。
  
      孟天楚对海少卿道:“麻烦里正把最先现尸体的人叫来我有话要问。”
  
      海里正上前询问了围观村民之后众人望向一个牵着牛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将牛绳交给身边一个小伙伴怯生生上前说:“大老爷是我最先现的。”
  
      海少卿慈爱地摸了摸那女孩子的头:“莫怕师爷有话要问你你把经过详细告诉师爷就行了啊知道吗?”
  
      那小女孩点点头脸色煞白害怕地看着孟天楚。
  
      孟天楚微笑着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尽可能用轻柔的话语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露儿。”
  
      “哦露儿很勇敢的对吧?你告诉叔叔你是怎么现这尸体的?”
  
      提起这件事这小女孩身子轻轻颤。显然还没有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支吾了片刻这才说道:“今天早上露儿牵着牛到村外放。经过池塘边地时候。看见池塘里有件衣服飘着露儿还以为是谁洗衣服把衣服弄丢了呢找了根树枝准备把衣服挑过来瞧瞧怎么也挑不动这时候刘大婶来池塘边洗菜听露儿说了便帮着把那衣服刨过来。这才现是个人露儿就吓哭了……”
  
      旁边挎着菜篮子的刘大婶点点头:“是露儿说的没错是这样的我现那衣服其实是个人之后我也吓坏了大喊大叫土蛋他们听到之后赶来帮着将那人拉上来一看原来是海大叔家地海柱子。一检查现已经没了鼻息了。这才派人到里正家报告。”
  
      孟天楚问道:“现尸体是什么时候?”
  
      “也就一炷香之前现了就马上报告了。”
  
      现在是晨初三刻。孟天楚问道:“这之前还有谁来过?”
  
      刘大婶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么早一般不会有人来地。往常都是我先来这里洗菜我家就在水塘旁不远。”
  
      孟天楚心中一动。问道:“昨晚上你听到了什么异常响动了吗?”
  
      刘大婶低头思索了片刻肯定地说道:“没听到什么不过昨晚我很早就睡了一觉到天亮晚上也没听到什么。”
  
      孟天楚有些失望观察了一下池塘四周。这村子比较小所以住家都比较分散距离池塘最近的也有好几十步远如果不是特别留意池塘边生的事情倒的确也听不到。
  
      他不死心又询问了住在附近的几户人家也都说很早就睡了没听到什么异常响动。
  
      农村就是这样天一黑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所以一般早早就睡下了。
  
      没有现什么端倪孟天楚又问死者的父亲海大山:“大叔您儿子平日里喝酒吗?”
  
      那海大山点了点头神情很是伤悲地样子:“我是劝不住他的他自小没有了娘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给拉扯大的了几分溺爱没有想到反而大了却听不进劝常常是喝得不醒人事啊。”
  
      海里正在一旁道:“是啊柱子这孩子就是贪杯怎么劝他都不行。不喝酒还成一喝了酒简直就是……唉~!”
  
      孟天楚继续问海大山:“请你说说你儿子昨晚都干了什么事情。”
  
      “我不太清楚我很早就睡了。”
  
      “昨晚上你儿子喝酒了吗?”
  
      “我儿子几乎每天都要喝的而且都要喝个烂醉。怎么说都不听。唉!我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娘啊!”海大山对这孩子虽然恨其不争却到底也是自己的骨肉说到伤心处禁不住老泪纵横。
  
      就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女子哭泣的声音人群纷纷让开一个年轻女子碎步进来望了一眼青石板上的尸体咕咚一声跪倒掩面哀泣。
  
      孟天楚一眼瞧见这女子身子猛地一震这女孩竟然就是他在村口遇到的那个神情忧郁的年轻女孩忙问海里正:“这女子是谁?”
  
      “是死者海柱子地媳妇一早上山打猪草去了我派人去告诉她了刚刚得到消息赶来。”
  
      孟天楚等这女子悲声稍歇这才道:“小娘子鄙人
  
      县刑名师爷姓孟负责你夫君溺死池塘案的调查问你。”
  
      那女子侧过身来泪眼汪汪望着孟天楚可能是伤心过度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一旁的海大山忙道:“柱子媳妇别哭了孟师爷优化要问你呢!”
  
      那女子这才收住了悲声跪着给孟天楚磕了个头垂眼帘望着地面静等着孟天楚问话。
  
      孟天楚细细端详了一下这女子依旧如离尘地仙子般脱俗禁不住暗叹想不到这僻静小村里竟然有如此女子真是令人赞叹。当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海林氏闺名若凡。”话语轻柔飘逸虽带着哭音听着却让人心旷神怡。
  
      “死者是你什么人?”
  
      “小女子地丈夫……”说到这事话语又已经有些哽咽了。
  
      “你丈夫为什么死在池塘里。你知道吗?”
  
      林若凡轻轻摇了摇头。
  
      “那昨晚你丈夫在干什么?”
  
      林若凡抽噎道:“昨晚上我夫君晚饭就出去了我一直等到深夜四更都没见他回来……”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林若凡摇头道:“小女子不知夫君出门也从来不告诉我地。”
  
      看样子这死者是个大男子主义者。这在古代那是司空见惯的。没什么稀奇。
  
      孟天楚沉吟片刻死者海柱子平日里好酒贪杯而在他死亡地池塘边又现了呕吐物看样子是出去喝酒了烂醉之后返回路过池塘口渴了想喝水。不料脚下不稳栽入池塘溺死。
  
      由于没有现他杀的迹象孟天楚让海大山将儿子尸体领回安葬。
  
      海里正见孟天楚已经处理完案子也不是凶杀命案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陪着孟天楚返回了家中。
  
      他们几人一到家就闻到一阵扑鼻地香味孟天楚一闻这味道十分熟悉就知道很可能出自飞燕之手看样子夏凤仪和飞燕下厨去帮忙了。
  
      海少卿和孟天楚他们径直来到厨房果然见夏凤仪和飞燕正在忙活。似乎已经与海家地女眷很熟识大家在厨房里边说话边做饭见到孟天楚他们回来。忙迎了上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