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刑名师爷 > 第513章 红豆

第513章 红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佳音见孟天楚的脸色一下不好看了便小心地问道:“天楚怎么啦?”
  
      孟天楚再也忍不住将手中的信狠狠地扔在了地上柳儿见孟天楚火了知趣地走出车外陪着自己相公去了。
  
      左佳音赶紧捡起信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落魄之人当远离之;心爱之人当守护之;可怜之人当帮助之。
  
      左佳音看过之后道:“这个月儿难道真的会读心之术?”
  
      孟天楚看着左佳音半晌道:“她如何知道我要去找徐渭?”
  
      左佳音:“我也觉得奇怪那所谓的心爱之人是说的若凡吗?”
  
      孟天楚看了左佳音一眼道:“不知道。”
  
      左佳音:“那可怜之人呢?”
  
      孟天楚一股无名火冲上来让他不由地大叫道:“我说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左佳音吓了一跳连忙拉着孟天楚的手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让你烦心的事情了随她吧好嘛?”
  
      孟天楚镇定了一下稳住自己躁动的情绪他现自己每次见这个月儿之后总是会有一些失神落魄的感觉这个女人难道真是女巫不成?
  
      孟天楚想了想道:“佳音你也是学过一些这样的东西的你相信吗?”
  
      左佳音:“其实世间本无读心之术。不过是一些巫术罢了。”
  
      孟天楚:“其实细想想月儿地娘仿佛也会一些读心之术似的她和习家三个男人都脱不了干系甚至让李得福这个带了十几年绿帽子的男人只见了她一面就肯原谅了从前所做的一切事情难道真这么神奇吗?”
  
      左佳音:“既然有这么多疑问我们不如揭开这个谜底看是不是月儿和她的娘真有这样高的本事。”
  
      孟天楚:“对我们先去看看徐渭然后直奔得福绸缎庄如何?”
  
      左佳音笑了。道:“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可不可以?”
  
      孟天楚:“不妨说出来听听。”
  
      左佳音:“我们先去得福绸缎庄既然月儿知道你要去徐渭那里她专门叫人送信来提醒你让你不要去那么我们暂且听她一回先不要去了。”
  
      孟天楚:“可我们给徐渭说好了的。”
  
      左佳音叫柴猛停下了车然后说道:“让柴猛送我们去得福绸缎庄然后将车上的东西让柴猛送到徐渭那里去然后回来接我们就是了。”
  
      孟天楚想了想。道:“不我们还是去徐渭那里大概月儿知道我们看了这张纸条会有这样的打算我就偏不按照她的想法来走我们先去徐渭那里。”左佳音见孟天楚执意要去便让柴猛驾车然后给柴猛使了一个眼色柴猛明白了让柳儿驾车自己半路跳下车去。回去叫人去了。
  
      车子来到了城外地一处新宅虽然不大但也是红墙碧瓦。独家小院看起来也挺惬意。
  
      孟天楚走下车来这才现柴猛不在车上柳儿一个人驾车已经是冻得小脸红彤彤的了。
  
      孟天楚赶紧让左佳音扶着柳儿下车走走然后对左佳音说道:“这么你担心月儿的话不幸言中。我们会有危险?”
  
      左佳音笑而不答而是走到门前敲门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开门孟天楚有些警觉了左佳音示意柳儿和孟天楚回到车上去自己正要将门击烂谁想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一个下人慵懒着走出门来。边打哈欠边揉着依旧还睡意朦胧的眼睛看了看左佳音。这才现是知府大人的三夫人来了赶紧转身朝屋子跑大声地叫道:“老爷三夫人来看您来了。”
  
      孟天楚笑着说道:“瞧瞧我从来没有来过竟没有人认得我。”
  
      左佳音:“不认得好若是认得的话刚才那个下人的脚大概就要吓软了。”
  
      很快徐渭就走了出来一见孟天楚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走向对方相互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大笑起来。
  
      徐渭:“贤弟听说又是新婚不久我看你都快成月月当新郎了。”
  
      孟天楚:“仁兄气色不错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多饮了几杯这都什么时辰了竟然还睡着不起?”
  
      徐渭笑着给左佳音施礼然后将孟天楚和左佳音还有柳儿迎进门来道:“起是自然起来了知道你们要来怎么也不会今天睡什么懒觉吧我方才和厨房的下人在杀鸡准备给你们**汤呢。”
  
      孟天楚大笑道:“仁兄还会杀鸡?”
  
      徐渭感叹道:“从前是杀人如今不能杀人了只有杀鸡了吧。”
  
      孟天楚唯恐徐渭看见自己便想起从前的伤心事来赶紧转移了话题道:“说起鸡汤自然是没有酒好喝了今天我一定要陪着仁兄好好喝上一顿我们是不醉不归呐。”
  
      柳儿叫了下人去将车上地东西卸下徐渭则领着孟天楚和左佳音进了自己的前厅看来是真的准备的很好不仅烧了火盆还准备了点心和炒了的瓜子和花生屋子里既暖和又干净看来徐渭是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下人端上茶水来然后退下了徐渭道:“这里什么都是三夫人从贤弟家里给我拿来的没有我自己的东西。”
  
      孟天楚笑着说道:“一家人何须这样地客气?”
  
      徐渭现今天孟天楚身后没有跟着随从。便道:“你到我这里来该带着一些人的这样安全。”
  
      孟天楚笑了道:“你已经归隐山林若非还有人对你不甘?”
  
      徐渭:“我不让三夫人带着你来就是担心你地安全我自己死了倒也罢了可不能连累你。”
  
      孟天楚笑了道:“没有那么可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没有关系你我难得聚在一起不要说这些事情了既然有现炒的瓜子和花生我们就不要喝茶喝酒好了。”
  
      徐渭一听道:“贤弟说的是我专门给你留了你最喜欢喝得桂花酒。我这就叫人去拿。”说完起身出去了。
  
      左佳音:“你看连徐渭都这样说了还是小心一些地好。”
  
      孟天楚:“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不过不要让徐渭看出来的好他在这里我看挺好的如今活着就是幸福了你说呢?”
  
      左佳音点了点头这时徐渭进来两个人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在徐渭家里待了两个时辰之后孟天楚微醺地走出了徐渭家的门这时徐渭已经大醉。根本不能出来送孟天楚大概是心情的原因孟天楚明白徐渭为什么这样轻易就醉了。换做是谁大概都不能释然吧好男儿志在四方如今却要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家里呆着和几个下人丫鬟在一起过日子那也是一种无奈。用徐渭自己地酒后真言来说那就是生不如死。
  
      左佳音扶着孟天楚出了大门见柴猛站在门外身后还站着三四十个地侍卫个个都背着短刀长剑的。
  
      孟天楚指着他们笑着说道:“你们真的以为就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杀本官的仁兄吗?”
  
      柴猛侧身让出一步孟天楚一看就在柴猛的身后竟然躺着几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已经气绝身亡。
  
      孟天楚的醉意一下好像没有了。走到那几个人面前。柴猛道:“大人好在我们来地及时。他们一共七人被我们杀死了五人两人受伤逃跑我已经派人去追了。”
  
      孟天楚怔怔地说道:“他们还要怎样人家一个大男人已经混到只有杀鸡地份儿上他们还穷追不舍吗?”
  
      柴猛:“大人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您看是不是在徐渭这里多加派些人手帮忙?”
  
      孟天楚想了想道:“不能让徐渭知道了这样他会疯掉地。”
  
      左佳音:“这样我们给徐大哥地房间里修建一个机关暗道如果有事他还可以逃脱你说呢天楚?”
  
      孟天楚想了想道:“这和在家里加派人手还不是一回事。”
  
      左佳音:“那怎么办呢?”
  
      孟天楚:“就这么着吧有些事是防不胜防的。”
  
      左佳音:“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
  
      孟天楚上了车转身对左佳音说道:“如果今天我们不来呢?”
  
      左佳音不说话了孟天楚走进车去然后又探头出来说道:“修建一个暗道需要多长时间?”
  
      左佳音笑了道:“三天最快三天。”
  
      孟天楚:“明日给徐渭吃个可以让他睡上三天都可以不醒的药然后将他转移个地方等暗道修好了再把他送来就说这个暗道从前就有的只是修建这个寨子的人忘记说了。”
  
      左佳音赶紧应声说是柳儿小声说道:“三夫人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
  
      左佳音低声说道;“大人是不想让徐渭活得诚惶诚恐的大人是为徐渭好。”
  
      赶到得福绸缎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李得福没有想到知府大人晚上突然造访他正在杜琴的房间里两个人正在盘点孟天楚他们突然一来两个人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将孟天楚他们迎到了大厅坐下。
  
      孟天楚笑着说道:“杜琴本官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杜琴赶紧笑着说道:“知府大人哪里地话。您随时来都不会有打扰我们的道理。”
  
      孟天楚:“对了昨天去看过你的女儿了最近你去过吗?”
  
      杜琴脸色一变马上又笑了不过笑得十分勉强李得福道:“我让小珍去看看她推说咱们店铺忙一直不肯去其实我李得福不是一个小气地人再说那个姑娘也是小珍的亲生女儿。去看看也没有什么。”
  
      杜琴对李得福说道:“得福你让柱子帮你将剩下的那点活儿做了吧明天还要进货呢没有时间。”
  
      李得福有些不好意思离开孟天楚自然知道杜琴是想支走李得福便说道:“李掌柜杜琴说的也对本官一向不拘小节你也不必拘礼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李得福这才满脸堆笑地走出门去了。
  
      等李得福走了。杜琴这才说道:“知府大人月儿不会认我这个当娘的奴家也不想去看她的冷脸经历过这么多地事情后奴家只想安心地和得福过日子了。”
  
      孟天楚:“我们来之前你就没有感觉到我们会来地吗?”
  
      杜琴笑了道:“知府大人奴家之前还在想呢您深夜来访应该是有事要说的现在奴家明白了。你是为月儿读心之术而来是吗?”
  
      孟天楚:“这么你也知道你的女儿有这个本事?”杜琴:“奴家离开月儿的时候她不过三四岁。我不记得她有这个本事我是这一次听习捡说的。”
  
      孟天楚:“哦我还以为你也有这个本事呢。”
  
      杜琴淡然一笑道:“奴家这么会有呢?如果有当年就不会让吴敏给蒙蔽了。”
  
      孟天楚有些失望这时左佳音说道:“李夫人。你没有去见月儿为什么知道月儿就不想见你这个娘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