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刑名师爷 > 第523章 贵客上门

第523章 贵客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屠龙回来了直奔孟天楚书房而去。
  
      孟天楚见屠龙一进门先是将门关上然后走到自己面前伸手递给了自己一样东西孟天楚接过一看是自己的那枚戒指。
  
      孟天楚皱了皱眉道:“你看清楚了吗?”
  
      屠龙肯定地点了点头道:“看清楚了习月手上攥着的不过是个和大人您那枚戒指十分相象而已。”
  
      孟天楚看了看手中的戒指屠龙赶紧说道:“按照习月姑娘的意思我已经成功地偷梁换柱将您的戒指给您取回来了您还是戴在手上吧我看那习月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送人的。”
  
      孟天楚笑着说道:“她都死了你这么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屠龙挠挠头憨笑道:“她既然让人给您打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不就是希望您在不难为殷姑娘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戒指拿回来吗?”
  
      孟天楚点了点头将戒指小心地戴在手上道:“对了那习月又是如何得知我的戒指是个什么样又是谁给她打制了戒指给她送进去的呢?”
  
      屠龙:“大人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如今习月姑娘也死了我们也不知道去问谁了。”
  
      孟天楚猛地一下站起来道:“走随我去牢房看看。”
  
      屠龙见孟天楚说着就往外走。不解地追上前去道:“大人。怎么啦?”
  
      孟天楚:“去了就知道了。”
  
      孟天楚带着屠龙来到牢房习月地尸体已经放置在牢房后的殓房里了狱卒将房间门打开一阵阴风从里冲出来让屠龙和狱卒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孟天楚走进殓房走到放置习月地台子前将盖在她身上的白布掀开只见习月安静地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一般。再也不和活着的时候那样喋喋不休不依不饶了。
  
      孟天楚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在习月的身上现了依稀可见的尸斑尸体也明显出现了僵硬的现象屠龙走近低声问道:“大人确认是真的死了吗?”
  
      孟天楚抬眼看了看屠龙微笑着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也会读人心思了?”
  
      屠龙呵呵地笑了笑道:“我就是这么一猜。没有想到竟然还猜到了大人您的想法了。”
  
      孟天楚转身问那狱卒杜琴是什么时候走的狱卒道:“大人离开没有多时李夫人就走了走地时候眼睛已经哭得红肿看来是十分伤心了。”
  
      孟天楚再看习月将白布盖好后走出了殓房狱卒在身后跟着孟天楚道:“你觉得这个习月真地会读人心思?”
  
      狱卒不敢乱说小心地答道:“小的什么都不懂也不常和犯人说话。并不清楚。”
  
      孟天楚:“最近杜琴是不是常常来看习月?”
  
      狱卒:“大人容小的去看看最近的探访记录。”说完先走一步。
  
      孟天楚和屠龙走到门前只见那狱卒拿着一个登记簿走到孟天楚面前恭敬地说道:“大人查过了杜琴在习月死之前一共来过三次不过习月只见了两次一次推说不想见就没有见了。那天正好是小的当班。所以记得。”
  
      孟天楚拿过本子看了看。果然见到杜琴的登记会不会是杜琴将戒指给习月送进去的呢。想到这里孟天楚决定再会一次杜琴将这个谜团解开。
  
      孟天楚再次来到得福绸缎庄这一次杜琴仿佛知道孟天楚要来似地竟然见到孟天楚直接将孟天楚迎到内室坐下不等孟天楚说话自己先开了口。
  
      “大人戒指拿回来了吗?”
  
      孟天楚点了点头等待着杜琴继续说下去。
  
      杜琴:“这枚戒指是月儿让我去打制的她说你一定不知道这么给那个姑娘要回这样东西于是我就去了。”
  
      孟天楚:“你如何知道我那戒指的样子?”
  
      杜琴微微一笑道:“不用通过您只用和您的几个夫人交谈一下便完全可以将那戒指的模样了解的十分清楚。”
  
      孟天楚:“这个我不会怀疑可是……”
  
      杜琴:“大人是想知道为什么习月突然愿意让我去帮她做这些事情了吗?”
  
      孟天楚:“不是我是想知道为什么习月这样煞费苦心地为我再做一个一模一样。”
  
      杜琴莞尔一笑道:“你不是不相信她喜欢你吗?你回去将她送给你的那一对金锁打开看看就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过你了大人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奴家知道您要来找我我一直也在恭候您地大驾呢不过月儿就算是不死我也知道她不适合大人您。”
  
      孟天楚:“为什么这样说?”
  
      杜琴:“我的孩子我知道我们杜家的女人有了这个读心的本事并非一件好事有的时候你会觉得不知道其实比知道的要好很多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呢知道了便想得到得更多月儿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孩子她不会允许你有那么多女人在身边地她会一个一个地铲除直到剩下她自己一个人陪在你的身边。”
  
      孟天楚一听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若真是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岂不是很可怕?
  
      孟天楚见杜琴已经无话给自己说了便要起身告辞杜琴也不挽留将孟天楚送到门口见孟天楚上车之后正要进门突然孟天楚叫住杜琴杜琴走近马车。孟天楚小声说道:“你知道我心中最爱之人是谁吗?”
  
      杜琴笑了道:“大人。您一直抑郁地难道就是这件事情吗?”
  
      孟天楚不置可否。
  
      杜琴:“我想大人若是失去了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伤心和难过地吧我不想去读大人的心思奴家和小女有一点不同那就是不该去知道的我一定不会主动去探寻那无非就是自寻烦恼。”
  
      孟天楚:“你的意思是本官也没有必要主动去寻究到底谁是我的最爱我也是自寻烦恼?”
  
      杜琴赶紧说道:“奴家不敢奴家不是这个意思。奴家是想说其实……其实”
  
      孟天楚:“罢了。既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最爱的女人是谁你又这么可能知道呢?”
  
      杜琴:“大人您不是不知道其实你是知道的不过是不敢面对而已。”
  
      孟天楚苦笑一下道:“看来你还是知道本官的心思的。”
  
      杜琴赶紧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